等候地铁的时候,用户在想什么?

今天早上等地铁的时候,我发现我左右二边的候车乘客都在看手机,因此我在创新实践者群,做了个研究,我提出底下的问题:

用户行为解读: 在上班早高峰的时候,等地铁的上班族在等地铁的时候,低头看手机。你觉得他们的行为背后的原因是什么? 看手机对他们意味着什么?

我得到了底下有趣的回答:

可以自由控制的时间和需要的信息。被压迫生活、工作的无声反抗。

杀时间

我的判断是满足交流的需求。既然周围的人都不认识,那就通过手机交流,包括朋友,资讯,知识等。还有个可能就是信息焦虑,不看点东西,总觉得落伍,现在大家挺难不看手机保持较长时间的。

孤独

交流焦虑症

信息焦虑症

空闲时间的社交

无聊,要用最便捷的方式打发时间

度过光阴

这个昨天刚体验过:去朋友的DIY烘焙教室体要亲手作蛋糕。中间总有一段时间是完全没事干的:等著蛋糕烤出来。这个「呆脸期」造成没活干。这种「过渡期」,心中宁静或无事烦心者,就会放空,无法放空者,就要作某些事情来打发时间。这是为啥地铁整个空间几乎都卖给了广告商\车行间窗外也有活动式广告\车厢内信息之多,也不用我多说。在移动时代,大家就赶快抓紧时间看一下文章\信息\社交…..消费者行为上叫做transit过渡时段,空间上属于流动或快速过渡区域。各种转接点\转换站\接续通道,都是。机场,巴士站,火车站,地铁等等。

之前有文章分析过,这属于信息焦虑症。我比较认同文章中的观点。由于信息时代,消息量爆炸式增长,人们为了适应这种生活气氛,或者说,恐惧在信息时代落后,从而抓住一切时间,去获取各种信息。就好比大家都在买房子,你要不买的话,那你就焦虑了,为了摆脱,这种大潮流的边缘感,作为群居的人类,必须融入到这潮流中去。

装不浪费时间

焦虑症,不放过一点点空闲时间

类似以前无聊看报纸,杂志,和听音乐

屏蔽自己在一个安全的空间,难得一次地铁的时候发现每个人都很好玩。

碎片化学习~

有人是利用碎片时间获取资讯或学习,有人是消磨时间

空虚,沟通抵触

消磨时光,自己一个人待着

上策是和身边人瞎聊; 中策是看手机自娱自乐;下策是眼睛瞪眼睛尴尬.

这问题让我想起,没有智能机的时代,人们同一时刻是在干嘛?

减轻公共区域陌生人带来的不自在感

寻找归属感和价值感,顺便打发时间

你从这些答案中,得到什么心得呢?

圖文:Erik Chang / 張正明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